一个BE爱好者

 

【凌李/楼诚/楼方】不悔(第一部分·凌李·08)

up主:@致力于产糖的锤

配文*有授权*

【楼诚衍生】 凌李《不悔》(赠debuff掉落三人组)

【楼诚】 说了再见以后 赠 haku天使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 楼诚衍生 白月光

 真的,又,失踪,好久,了,啊。

都不好意思再说点啥了,不会坑的,不会坑的,不会坑的!

感谢看到这篇文章的你。(づ ̄3 ̄)づ╭❤~

———————叫我分割线————————

08.

凌远最近很不正常。

韦三牛如是说。

 

韦三牛其人,学名韦天舒,以胡搅蛮缠著称,肝胆外科F3成员之一,凌大院长老同学兼资深闺蜜,爱好各种勾搭小护士,突出技能坑队友。

这天,韦三牛的凌远大讲堂正讲着,一圈小护士眨巴眨巴眼听他头头是道引经据典的分析凌大院长这两天的不正常。

“咱们这个凌大院长啊,他要是笑了,一般只有三种情况,第一,他要从你那弄点什么好处,详细可以参照那什么赵钱孙李总啊。第二啊,就是他给你设了个坑,弄了个套,就是你要倒霉的预兆......”

“这个可以参照你,哈哈哈”

“还听不听了,严肃认真。至于第三嘛,那就是咱们凌大院长恋爱了!总之你们一个个的都没戏了,哈哈。”

“三牛哥你就骗我们吧,我们才不信呢,院长夫人是谁啊,有照片吗?”

“就是就是,空口无凭。”

一贯听风就是雨的小护士们这次竟然出奇的统一战线非得让韦三牛拿出什么证据来不可。

“哎,我说你们怎么不信呢.......”

 

办公室的门嘭的被人踢开,一场愉快的“讲座”被硬生生打断,赶在文件夹摔在办公桌上之前小护士们就在韦三牛的眼神掩护下该干嘛干嘛去了。

“怎么了小睿,这么大气性。”

办公室里的气压突突的往下降,韦三牛感觉有点方。李睿年轻气盛,有能力,心气也高,能干出什么事来韦三牛也说不准。

“我是真不知道凌院长怎么想的,那么多家公司,哪一家也比这家好!”

听着是跟凌远的事韦三牛倒是先松了口气,一家人怎么闹都是自家事。

凌远对李睿是有期望的,这半年来李睿这副院长助理当着,虽然是个不三不四的官,但大大小小的事凌远都有意无意的让李睿跟着掺和,三掺和两掺和总有掺和不到一块的时候。

有的时候韦三牛也懒得管。

“你知道他怎么跟我说的吗?他说让我别管了,这事就这么定了。韦天舒你说说,咱们科室的药他凌大院长什么时候管过了,那些个医药代表一个个打爆我电话的时候他凌远在哪呢,成分、适应症人群、作用机制、使用方法、不良反应控制,我费尽心思地考察了半天,最后他就一句不用我管就没我事了。是,他是院长,可他签的是什么啊,去年刚成立的公司,最先被我拉黑的医药代表就有他家的,他要是看我不顺眼,趁早把我这什么破助理破主任都给撤了!”

李睿叨叨说了半天,气消了大半,韦三牛也听得八九不离十了。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凌远突然管起了进药的事,还跟李睿吵了一架,不正常,非常不正常,至于为什么,就算他韦三牛是凌远肚子里的蛔虫也不知道了。

 

为了自己,为了李睿也为了那帮小护士,韦三牛决定还是去会一会这个最近各种意义上不正常的凌远。

 

韦三牛提溜着自己的保温桶溜达着就往凌远办公室去了。进院长办公室不敲门的整个医院里好像也只有韦三牛一个人,关系好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他机灵,进办公室前先听听动静观察观察动向,有事抬腿就走了,没事推门进去就是,客气个啥。

 

“郁总,咱们上次谈的那批设备具体什么时候到位,我这里有一批需要转院的病人,你看......”

“好的,没问题,杏林分部对外就是第一医院的下属医院,人员安排您不用担心,我会给他们做好工作的。”

“好,好,改天咱们再聚。”

 

听听这里的凌远,再想想刚才的李睿,韦三牛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这世道,谁他娘的都不容易。

 

“凌。。。”韦三牛这门还没进来,话还没说全,就看着凌远拿着叮叮乱响的手机,摆摆手撵他出去。

 

“喂,今天怎么这么闲,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李熏然这天确实闲,灰头土脸的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调查取证了一个多星期愣是一点线索没找到,只能对着这两组数死磕,局里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一堆密码砖家,李熏然天天跟着听他们鬼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一点靠谱的没有。

要解开任何加密信息的意义都必须有一把对应的钥匙,如果没有任何指向性的线索只会是大海捞针。

李熏然明白,但这是目前唯一的线索,就算是大海捞针,也不可能轻易放弃。

 

“怎么,给你打电话还不乐意了,凌大院长忙啊,刚才打了俩电话都是通话中,我是不是应该给凌大院长赔个礼道个歉啊。”

“还是算了吧,我可受不起这么大的礼,刚给合作公司的经理打电话呢,生气了?”

“合着我在你凌院长心里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啊?”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中午吃的什么啊?”

“还能吃什么啊,中国第九大菜系,食堂菜。你说我以前也不觉的怎么样,为什么现在觉得这么难吃呢?”

“说吧想吃什么,今天能按时下班了?”

“想吃糖醋排骨,想吃冬瓜虾仁,想吃皮蛋瘦肉粥。”

“吃吃吃,就知道吃,要不是惦记着吃你才不给我打电话是不是?”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老凌,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让我想想,还真是。”

“凌 远 ”

“好好好,不是不是,你是我祖宗行不行了。”

“行了,不跟你闹了,我得接着听专家讲课了,你也不许加班听见没。”

“去吧,我今天绝对不加班。”

 

虽然站在门口然而并无卵用猝不及防的被秀了一脸的韦三牛此时此刻只想用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生无可恋。

 

恋爱的人是傻子,这是真理,真理!

 

“邦邦邦”韦三牛郑重其事的使劲敲门。

“进来吧。”

“凌远,我强烈建议你下次换一个隔音效果好一点的门。”

“你哪这么多废话,有事没事,有事说没事走。”

韦三牛一个白眼翻天上去,这态度,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哥们啊。

“有事的不是我,是你,凌大院长,你不准备说点什么?咱们医院的小姑娘可都快哭死了,不娶何耽啊,什么时候让我们见见院长夫人的庐山真面目啊。”

“你哪这么多糟词,还有,以后不准上我这儿来吃饭。”

“为什么?凭什么啊?”

“就凭这是我办公室。我出去一趟,吃完赶紧走。”

 

凌远!有了媳妇就不要哥们了,这笔账你觉得划算吗!

当闺蜜之间出现了第三者,结果只能有一个。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评论(4)
热度(20)
Top

© 暧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