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BE爱好者

 

【凌李/楼诚/楼方】不悔(第一部分·凌李·07)

up主:@致力于产糖的锤

配文*有授权*

【楼诚衍生】凌李《不悔》(赠debuff掉落三人组)

【楼诚】 说了再见以后 赠 haku天使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 楼诚衍生 白月光

失踪了一周多的我终于回来了!有点都不好意思回来了,春天到了,三天两头的忽然就感冒有点接受无能,前两天太彪,果然古人说春捂秋冻是有道理的。我这个巨坑会努力的填的!!

今天讲的是小李警官回去上班的故事,你问我凌李现在是什么关系?说的什么我听不清楚,我就是这么含蓄拧巴又别扭的注孤生的人,总之就是这么在一起了,就是这么拧巴!

啊啊啊啊,慢节奏的我也要开始跑剧情了,再次感谢看到这篇文的你们,鞠躬。

———————叫我分割线————————

07.

你看,春天来了,花儿都开了呢。

 

周一的早晨,多少人带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沙丁鱼般的挤在地铁里,既然谈不上热爱,又谈什么敬业,生活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愈来愈膨胀的空气里,谁还在执着些什么呢。

 

即便是瘦如李熏然,也抵不住上班族早高峰的人潮,挤在地铁上占地一平方分米的李熏然有些无奈,手机在口袋里不时地响一声,然而并没有任何可以让李熏然把它掏出来看一眼的空间,某人的关心当下最大用处大概就是时刻宣告着自己的手机还没有被顺走。

透过人群,李熏然似乎看到了凌远同样生无可恋的脸。

此时此刻,其实,心里是有那么一点后悔的。

谁让你倔呢,活该。

 

第一医院的消毒水味依旧是那么浓烈,大厅里熙熙攘攘鱼龙混杂不比地铁里强多少,不同的是,医院里没有早高峰晚高峰法定节假日的概念,流感的阵势已过,拥挤忙碌却也没减少几分,这里从来没有喘息的空档,从始至终。

见惯了死才愈发地明白生的可贵,见惯了狰狞破碎才愈加珍惜美满团圆。

 

凌远一直很满意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虽然窗外的景色只是街道人群,虽然天也不经常那么蓝,就单单透过窗看着,看着外面的一切,或晴或阴,或明或暗,就很好。

需要伪装的人对于清澈通透的事物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执念。

 

烟花三月,春风还有些料峭,阳光正好,道行树蒙着一层绿意,有些花儿也开好了,毕竟是春天,凌远却不像平时那般关注自己好看的窗户,刚到办公室的凌院长也不是多么忙,就是皱着眉头,盯着手机。

“到哪了?”

“怎么了?”

“挤地铁呢?”

“地铁里挤吧!”

“......”

“到了说一声。”

 

凌远很生气,生气里带着心疼。

怎么就这么倔呢?

 

李熏然死活不让凌远去送,门口不行,一条街不行,两条街也不行,五条街可以。

五条街就不用送了!

李熏然还扬言要走着去上班,“这么近,我走着二十分钟就到了,你开车路上还堵。”

二十分钟?李副队你这么厉害你咋不上天呢?

最后双方妥协,坐地铁,地铁总行了吧。

然后,就挤得连消息都不回了。

 

凌远放下手机,拢拢桌上堆积的各种材料,抬手看了眼手表,习惯性的叹口气,起身离开了办公室。七八点钟的太阳照的玻璃亮亮的,安静,一切都很安静。

 

“当当当”

“进来。”

“报告局长,刑警队副队长李熏然前来报到。”

李局长抬头,李熏然咧着嘴露着他那28颗牙齿一脸灿烂地冲着他笑。

“这么大了还是没正形,不让我们省心,都好了?”

“好了,都好了,请局长把我的假销了吧。”

“你小子啊。回队里报到吧,把这份资料拿给你们队长,尽快熟悉案情,配合行动,知道了吗?”

“是,局长,保证完成任务。”

李熏然接过资料夹一溜烟就跑没影了,他是真想那帮子兄弟了,病了这么些天,家里凌远拦着,局里亲爹拦着,愣是硬生生真没到局里来,那群天天扯皮相互嫌弃的哥们应该也是特别地想念他吧,李熏然傻傻的想着,带着一脸灿烂地笑容推开了警队的门。

 

“副队你回来了!”

小周喜大普奔的号了一嗓子,从座位上跳起来拽着李熏然往里走。

“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啊你这桌子估计就快垮了,这些天的卷宗材料,沾边的不沾边的都在这里了,这两天我们都快忙死了,你看看还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李熏然眨巴眨巴眼,拉住激动地小周,终于得机会说出来进门来的第一句话“怎么就你一个,他们人呢?”

“都看现场去了。”

小周那看到救命稻草般的异常兴奋差点让李熏然以为刑警队裁员就他俩了。

 

城南鞭炮厂的爆炸,没能回局里的李熏然略有耳闻,媒体只是说事故,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看来保密工作做的挺好。

小周讲着事情的来龙去脉,事无巨细,李熏然捡着一桌子卷宗看着。

三月份鞭炮厂的库存很少,爆炸来的突然,却庆幸发生在晚上,工厂所在的地域偏僻且独立,没有人员伤亡,而案件的疑点也在于此,一个空无一人的厂房毫无征兆的突然爆炸,没有任何当事人,目击者,工厂的老板当时身在外地,三月的鞭炮厂处于休息状态根本无人问津,无人打理。

“这是什么?”李熏然拿起卷宗里的一张照片,皱起了眉。

“神奇吧,和杀人机器案时发现的非常相似,可那小子现在就在局子里蹲的好好的,这些数字又基本可以确认是一个人所写,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一点线索都没有”

“之前那一组数字呢,有结果了吗?”

“没有,密码专家只是又译出了一些数字,至于表达的是什么,还没有结论。审那小子还是一口一个不知道,看上去无辜的很。”

李熏然合上卷宗,起身往外冲,小周还没来得及拦就跑没影了。

小周看着门口站着,五秒钟之后冲回来的李熏然就出现了。

“小周,我车钥匙给我。”

“他们开走出现场了。”小周一脸无辜。

“......”门口的李熏然一脸黑线。

“副队...你的车一向都是私车公用...你懂的”

李熏然扶了扶额。

 

评论(3)
热度(22)
Top

© 暧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