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BE爱好者

 

【凌李/楼诚/楼方】不悔(第一部分·凌李·06)

up主:@致力于产糖的锤

配文*有授权*

【楼诚衍生】 凌李《不悔》(赠debuff掉落三人组)

 

【楼诚】 说了再见以后 赠 haku天使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 楼诚衍生 白月光


这章字数少但写的异常困难,关于告白,总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呢。

之前看过的一篇分析中有这么一句话说凌远“对于情感,只敢付出,不敢要求收获。”写这篇文的时候脑子里总是想着这句话,特别心疼凌院长,也许是我怨念太深,写的有些过头吧,其实大概也是我怂惯了,怂到骨子里了,这辈子唯一一次告白还是朋友代发的。

写这一章的时候老想哭,写出来再读反而没有写时那么打动了,我的表达太单薄了,一如既往地感谢看到这篇文的你。

———————叫我分割线————————

06.

这么多年,凌远一个人咬咬牙,什么都坚持过来了。病人家属的胡搅蛮缠,同事下属的冷嘲热讽,凌夫人的冷落白眼,凌远早就认命了,从他亲眼看见母亲在疯疯癫癫中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就认命了,他欠的太多,他是来还债的,他没做错什么,但他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讨人喜欢,渐渐地习惯了,习惯了没有人理解,习惯了默默承受一切。

看着眼前的人,努力的睁着懵懵懂懂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

凌远想到了从凌欢那群小护士那里听来的词,星辰大海。

从来没有过这么一个人,从来没听过这样一句话:

“我等你啊。”

凌远那个精密的大脑死机了,清零了,他就这么站在那里,站在那里。

李熏然懵懵地,没有注意到凌远的异样,开始自说自话

“吃饭了吗?我下午买的粥给你留了,应该凉了我去热一热你再喝吧。”李熏然转身要去拿茶几上的粥。

 

“熏然”

刚迈出一步的李熏然停在了那里。

凌远精密的大脑已经罢工。这大概是个梦吧,那么在这个梦里,放任我这一次吧。凌远紧紧抱着眼前的人,庆幸他已经转过身看不到自己的狼狈样子。

“谢谢你”

李熏然彻底醒了,凌远抱着他,好像他随时要消失似的紧紧地抱着,凌远的声音有些发抖,有什么东西滚烫地顺着他的脖颈滚落下去。

“你自己说过的,一个谢字都不行。”

 

因为,我愿意。

 

科学研究表示,食物的味道最能够给人带来幸福感。

锅里的粥咕噜咕噜的滚开了,空气里弥漫着的大抵就这这种幸福感吧。

虽然只是热了个粥,李熏然努力地证明了一把自己不是生活二级残废,至于为什么有点糊味,李熏然表示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凌远吃的很认真,努力地把头埋在热气里。

李熏然坐在桌子对面有一搭没一搭的玩手机。

“凌大院长,我鼻子还塞着都闻到你身上的酒味了,你不准备招供点什么?”

凌远没有动,头都没抬一下,继续认真地喝面前的粥。

“凌远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回答李熏然的仍然是沉默。

“我最后问一遍!凌远你几个意思?!我问你话呢,你给我抬起头来!”

 

凌远放下勺子,停了半晌,并没有抬头看正在发飙的李熏然。

“你走吧。”

 

“走?”李熏然不置可否的冷笑了一声,“你让我来我就来,你让我走我就走,凭什么啊?啊?凌远你凭什么让我走!”

 

凌远仍旧没有看李熏然,没有回答,他慢慢地把碗往前一推,站起身来。

“李副队请便吧。”说着径自向自己卧室走去。

 

李熏然承认自己脾气不好,从警这些年来暴力执法的帽子也被扣过几次,我就是动手不过脑子怎么着了吧,我tm今天就是揍你怎么着了吧。

 

凌远坐在地上,扶过额头的手上有丝丝血迹,真是一节生动深刻的擒拿课。

 

“熏然,我给不了你什么,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我......”凌远挣扎着站起来,轻轻地说。

“那你当初费这么大劲把我骗来干什么?啊?”

“我......”

凌远心里很乱,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始终没有勇气去看李熏然,就这样静静地墙角里站着。

“凌远你看看我。”声音里少了刚才的盛气凌人,多了些请求的意味。

李熏然的鼻子是红的,眼睛也是红的,索性放空自己瘫在沙发上,其实,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快摊牌。

 

隔着一个客厅的距离,凌远看到了同样狼狈的李熏然,他的病还远没有好,这么一闹怕是有要严重了。

凌远走过去想给李熏然倒杯水。

“你知道自己有多好吗?”

凌远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

“也许我并不是你所看到的这样,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如果你想告诉我,我就听着,如果你不想告诉我,就不勉强。但我想要你知道,我,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

 

那杯水稳稳地从凌远手里递到李熏然手里。

“能原谅我喝酒了吗?”

“那我能一直住在这里了吗?”

 

“看你表现。”

“凌大院长可是翻脸不认人啊。”

“喝水、吃药、睡觉。”

“诶,知道了。”


评论(5)
热度(18)
Top

© 暧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