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BE爱好者

 

【凌李/楼诚/楼方】不悔(第一部分·凌李·05)

up主:@致力于产糖的锤

配文*有授权*

【楼诚衍生】 凌李《不悔》(赠debuff掉落三人组)

 

【楼诚】 说了再见以后 赠 haku天使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 楼诚衍生 白月光

 

啦啦啦我回来了,虽然牙还疼点,拔个牙还真是遭罪啊。开学了,我会努力更的,就不立flag了,随机掉落好了。

微博这个梗是当时就想到的,只是现在写出来已经过去好久了。。。。解释下,然然笑这条微博跟我们一样的心情只是觉得警察大大们玩的好嗨,并不是因为是自己啦,凯凯是凯凯,然然是然然~

最后还是谢谢看到这篇文章的你~

 ———————叫我分割线————————

05.

同居挂水的第三天,李熏然的病已经好了大半,烧已经退了,就是流鼻涕流的狠了点,鼻子通红的李熏然抱着盒面巾纸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玩手机,上班时间队里的损友们都不在线,大概又有案子在查吧,李熏然心里不大得劲,关掉微信开始刷微博。


    潼市公安 :臣附议 //@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相信你看完也会转发:开车时,请放下手机】知道吗?假如车速60千米/小时,司机低头看手机3秒,相当于盲开50米!信息错过可再看,生命不会重来。 提醒:“珍爱生命,开车勿玩手机!”同时请系好安全带!(图片来自网友@王凯kkw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远刚把钥匙插到锁眼里就从门里传来了一阵魔性的笑声,凌远攥着钥匙的手顿了一下,摇摇头情不自禁的笑了笑,能这样没心没肺的笑真好啊。

“干什么呢,笑的这么高兴?”

“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哈哈哈,笑死我了,等回局里我一定得看看是谁管的微博,哈哈哈。”

“别光在那玩,好点了吗?记得多喝水,壶里还有热水吗?没有了就自己烧一点,用电水壶啊,不要用煤气不安全。”

“知道了,知道了,你该不会是专门回来唠叨我的吧。”

“好好喝水有好处你别不听,我就回来拿份文件。”凌远一边在书房里找着文件一边不住嘴的说着“你别老局里局里的,这两天你还是别回去的好,你现在的阶段是传播病毒最厉害的时候。”

“那我在这儿专门传染你啊。”

“要传染我啊也轮不上你,医院里哪哪都是病毒,你别再祸害人民警察就行了。”

李熏然朝书房翻了个实力白眼,继续刷他的微博。

“对了,今天我应该回来挺晚,晚饭你自己解决一下,有问题吗?”

“知道了,我可以订外卖,不会把你的厨房炸了的。”李熏然躺在沙发上看手机,爱答不理的回答道。

凌远拿着文件从书房出来看着躺在沙发上头不抬眼不睁的李熏然,额上零散着些头发,好看的卷毛因为疏于打理显得有些颓废。这两天李熏然就是一个大写的懒,懒得吃药懒得喝水更懒得打理头发,但就是固执的每天早早起床,然后,到沙发上继续躺着。凌远看着这个惹不得的小祖宗不知道又闹什么别扭呢,拿起水壶到厨房接了一壶水,放在李熏然面前,打开烧水的开关。

“水烧好了记得关电源,记得喝,早点上床休息,不要老在沙发上躺着。”

“凌大院长不是忙着吗,不用老叨叨我了,你的医院等着你呢,快走快走。”

“那我走了,记得吃饭吃药喝水......”凌远看了看李熏然瞪自己的眼神,“好好好,不说了,我走,我走了,李副队好好休息。”

“拜拜凌大院长,慢走不送。”

门咯噔一声关上了,凌远的大房子里又只剩一个红着鼻子的李熏然,李熏然觉着有点难过,不知道是因为被说烦了还是因为被撇下了,微博首页里的段子还是那样的有趣,只是李熏然不想笑了,索性按了电源键锁了屏,胳膊卸了力,黑了屏的手机砸在脸上,李熏然发泄似的吼了一嗓子。

小爷我无聊死了!

 

从商的,利字至上,凌远当院长这些年几乎算的上是大半个商人了,大大小小的项目,零零碎碎的事件,他凌远什么人都见过了,什么事都经历了,习惯了带着早已麻木的各色伪装去应付着,五光十色,魑魅魍魉。说来这次杏林分部的项目,拉赞助谈合作的这几家公司虽说不上是意趣相投,惺惺相惜,但也确是理念相通,一拍即合,一切都很顺利,审批也顺利通过了。

本该是举杯共饮庆功酒的愉快饭局,凌远最不想见到的人,梦魇般,猝不及防地,出现了。

 

“我刚才在和许老板谈事情,他听我说杏林分部审批通过了非要过来祝贺祝贺,凌院长不介意吧?”

“当然,都是高兴的事,凌某怎么会介意呢?”

 

许乐山

如果可以的话,凌远宁愿他早死了!

老天似乎总是不公平,好人要承受压力冷眼,坏人却乐得快活逍遥。

恨他吗?不,凌远觉着自己并不恨他,只是,怕他。

许乐山的出现就像一根刺,扎在凌远的心里,张狂的宣告着,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这个样子,你所不屑的,你所鄙夷的,都会上演。

 

“我求求你,就,就当我这个人不存在。”

“小远,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亲生父亲啊。”许乐山说的“情真意切”。

“我再说一遍,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如果再敢纠缠,再敢纠缠我家人,我就去报警!”话说绝了,狠话也放了,凌远逃似得离开了。

报警吗?他恐怕真没有这个勇气吧。

这一切如果让李熏然看到,他会怎么想,他会做什么?

 

夜深了,往常熙熙攘攘的街上零星的有车经过,小区里也过了万家灯火的时刻。

凌远不是第一次这么晚才回来,却是第一次矫情起来,站在楼下往上看,仍然亮着的几盏灯里,没有自己家的,不然呢,病人谨遵医嘱有什么不好的呢?

悄悄的开了门,在一片黑暗里脱外套,换鞋。李熏然的鞋还在,没有跑,还早睡了,挺好。

“你回来了?怎么不开灯啊?”

黑暗里,一个懵懵懂懂的声音传来。凌远在一片黑咕隆咚里看见黑咕隆咚的沙发上一个黑咕隆咚的人影站了起来。

“熏然?”

黑咕隆咚的人影径自走过来,啪,灯亮了。

“你,你怎么在这儿呢?”

“我等你啊。”



评论(2)
热度(23)
Top

© 暧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