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BE爱好者

 

【凌李/楼诚/楼方】不悔(第一部分·凌李·03)

up主:@致力于产糖的锤

配文*有授权*

【楼诚衍生】 凌李《不悔》(赠debuff掉落三人组)

 

【楼诚】 说了再见以后 赠 haku天使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 楼诚衍生 白月光

 

昨天虐狗日自己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码了两个字,码不动了,昨天好多太太都发情人节贺文了,有发糖的有发刀子的,看的很爽,再看看自己写的,唉。

今天的还是清水小甜甜算是情人节迟到的贺文好了,凌李真的好暖,自己的描写真的是太惨白了,希望你们能尝到我企图写出的甜。

今天会再努力一下,大概很晚的时候会二更,大概今天之后凌李就告别小甜甜了,想到这里心脏就不太好了,总之,谢谢看到这篇文的你们,爱凌李,爱你们。

———————叫我分割线————————

03.

一天都没有接到李熏然电话的凌远看了看表,快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想来这位敬业的李副队本就没打算上班时间来完成这项昨天的历史遗留任务,本来例行视察的材料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不然凌远也不会在这上面搞鬼耍机灵,他凌远那个精密的大脑才不会干忘了材料这种事呢,想偷偷的留电话罢了。

打个电话吧,快下班了应该不会打扰到工作吧?

 

李熏然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下班。一会就去医院看看孩子,准时下班的感觉真不错,天天这样也挺好,当然了,天下太平最好了,这凌大院长一天没打电话啊,现在去会不会真不在啊,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手机就响了。

 

“小李同志啊,还忙着呢?”

“是凌院长啊,没有,我这就下班了,你还在医院呢?我这就过去,不耽误你下班吧?”

“不耽误,我一时半会还走不了,随时恭候。”

“那好,一会儿见。”

 

小李同志?没想到这个凌院长还是个自来熟的人,不过,这种称呼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吧,虽然听起来还挺舒服的,但这个人的心理年龄到底有多大?

 

想了半天终于决定称呼小李同志的凌远觉得自己超棒,显得自己特亲切特幽默。

 

“哥,你还没下班呢?有事?”路过办公室的凌欢突然进来。

“啊,也没什么事,你怎么还没走呢?”

“我在药房的同学让我给她替替班,她赶着回去给她男朋友过生日,要不,你替我去?我想回家吃饭,我都饿了。”

“你见过哪个医院的院长去药房给人拿药的?”

“院长大人不要这么大架子嘛!你不说谁知道你是院长啊,来来来,我把我的胸卡给你带,明天记得还给我,我走了,再见哥,我爱死你了。”

 

当初就不该让凌欢进自己医院,凌远一边腹诽着,一边认认真真的别上了凌欢的胸卡,谁让他今天高兴呢,药房的下班时间是晚点不过也晚不多少了,耽误不了事,就当体验生活了。

一脸春风洋溢的凌远出现在药房门口的时候,凌欢那同学差点就吓出心脏病来,只是想早下一会班,就赶上院长查岗了?

“你快走吧,我替小欢给你带会儿班,别让男朋友等急了,不过这种事可不能常有啊。”

 

吃完饭的凌欢刷朋友圈看见了这么一条,“今天的院长大人帅炸了!”

“男朋友要吃醋啦!凌欢奸笑着在下面不怀好意的回复。

 

体验生活的凌大院长终于知道这个小姑娘为什么一定要早走这一会儿了,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会儿!外面还有人等着取药就不能下班,不幸的是今天的病人略多,中间凌远擅离职守了一会儿接了个电话让李熏然先去看孩子,等着取药的人们露出了明显不满表情,凌远觉着凌欢大概会被投诉,活该!我也要投诉你!

 

孩子恢复的很快,仅仅一天李熏然明显的感到了孩子的改变,眼睛亮了,脸上有笑容了。

“昨天和警察叔叔一块来的那个叔叔来看了我好多次送给了我这个玩具。”孩子指了指床头上金黄色的小鸡说道。

“恩,真好看,医院的叔叔阿姨都是很好的是不是啊,要快点好起来啊,这样大家都会高兴哒。”

 

眼见着天都黑了,怕影响孩子休息,李熏然就坐在病房门口的排椅上等还没出现的凌远。

“这个凌院长还真是有意思,第一次听说院长去药房替班的,心理年龄七八十的人竟然还会给孩子送玩具。”想到刚刚电话里凌远那像是犯了什么错似的偷偷摸摸的语气就没忍住笑出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吗?

 

终于干完活的凌远就往病房猛跑,希望李熏然没等太着急吧。转过楼梯的拐角凌远就看见在门口的排椅上玩手机的李熏然,白色的灯光静静地洒满整条走廊,盯着手机看的认真的人放松的笑着,凌远觉得在这笑容里一向冰冷肃杀的医院走廊似乎也温暖的多了。

“抱歉,抱歉,我没想到会到这么晚,久等了。”

“也没等多久,打扰到凌院长工作倒是我不好意思了。”

“哪有,都是我那个妹妹瞎闹。”

 

“我的原因耽误李警官这么多时间,不如去我家吃个饭吧,就当凌远赔罪了。”回办公室取了材料,转身锁门的凌远突然发话。

“我本来下班后就没什么事也没花多少时间,凌院长客气了,就不去麻烦嫂夫人了。”

“不麻烦,不......”等等,不对,哪来的嫂夫人啊?反应过来的凌远突然笑了出来。

李熏然眨巴眨巴眼,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这个刚才还一本正经的凌院长突然笑的这么“花枝乱颤”。

“我现在还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想交李警官这个朋友,不知给不给凌某这个面子。”

“既然凌院长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好意思不去呢。”

 

当看着凌远系着围裙熟练的在厨房里操练锅碗瓢盆时,李熏然觉着自己的专业素养再一次受到了挑战,不是医院里那般干练老成,不是外界传言的冷血专权,李熏然觉着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进入家门之后的凌远,贤惠。

简单的几道小菜,卸下了所有附加上的头衔,这一餐,凌远和李熏然都觉得吃的好极了。两个本就很对付的人,随便说着些无关痛痒话题。凌远絮絮叨叨的解释了自己去药房替班的来龙去脉,李熏然讲了讲被救孩子的事,追问凌远送玩偶的内情,凌远也不多解释什么,指了指家里随处可见的玩偶,“平时见了就买了,不知不觉也有好多了,家里没人,有点东西放着也觉得安心。”

“成功人士又这么‘贤惠’怎么没个姑娘投怀送抱?”

“一台大手术几天几夜不合眼的时候也有,更不说院长那些应酬,有哪个受得了?”

“一个案子跟几个月算正常,去乡下一蹲就是几周,回来我妈都认不得了,我倒是觉着没什么,但又奢望谁能理解呢?”

 

也许,从现在开始,就有了呢?


评论(3)
热度(22)
Top

© 暧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