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BE爱好者

 

【凌李/楼诚/楼方】不悔(第一部分·凌李·02)

up主:@致力于产糖的锤

配文*有授权*

【楼诚衍生】 凌李 《不悔》(赠debuff掉落三人组)

 

【楼诚】 说了再见以后 赠 haku天使

 

【伪装者X北平无战事】 楼诚衍生 白月光

 

凌李初见啦,接下来的两章大概都是清水的小甜甜,然而lo主是个单身了20年的人啊,好希望能够谈这样一场恋爱啊,两个还挺对付的人,你宠着我,我惯着你,真好啊。

写这一段的时候看原视频看到两分钟赶紧右上角,那个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看到这篇文,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那个原视频,答应我先不要看两分钟后的内容好吗_(:з」∠)_。

谢谢所有看到这篇文的朋友们,写文之后lo主才知道,lo主喜爱评论的心都是一样的,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能评论给我看吗?

———————叫我分割线————————

02.

凌远刚拐进医院的大门就看见在门口徘徊的金副院长了。

接过递来的白大褂,胸卡好好的别在上面,换下西服外套,踏进医院大门,他又是那个斩钉截铁,雷厉风行的凌院长了。

“凌院长,人在你办公室了,来了一会了。”

“来的是谁?”

“之前没见过,他没说,我也没问。”

新上任的警局领导?又是哪个退居二线的老干部吧?也对,李局长打电话说来人,必定不是亲自来,管他呢,谁来都一样。

 

李熏然没少来第一医院,但院长办公室确实没去过,有病看病,谁闲着没事去院长办公室啊。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的李熏然打量四周,通过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往往能够判断出这个人的各项特征,李副队的职业病又犯了。不光坐那打量,李熏然没忍住甚至还绕到隔断后边看了看,当然也只是看了看。不完全封闭的隔断,里面办公,外面招待,整个屋里比一般的病房还干净,书架上不少书,不用看,猜也知道都是些他看不懂的医学专著。

老学究气很浓的院长嘛,说不定比刚才那个金副院长年纪还大。

 

“您好,我叫凌远,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当打开自己办公室大门看见里面那个正在晃悠着的人时,凌远有一秒钟的晃神。等等,这和想象的怎么不一样,这是我办公室,我没走错门啊。虽然内心里还在犯嘀咕,身体却很诚实的自发上前,握手,自我介绍。

不知怎的,凌远觉得心情突然变得非常之好。

 

“凌院长您好,市局刑警队副队长,李熏然。”

晃悠着的李副队突然听见了门打开的声音,转过头看向门口的一瞬,李副队有点怀疑自己的专业素养,白分析半天,错大发了。一边思考着自己是怎么把这个看着顶多三十出头年轻的吓人的凌院长给分析成了古板的老头子的,一边友好的握手介绍,彬彬有礼,一本正经。

看来,视察也没想象的那么糟。

 

以往例行视察无非是先互相寒暄几句“百忙之中”“舟车劳顿”,然后象征性的带人在医院里参观一圈顺便吹嘘一下设备多么先进,技术多么高超,医患关系多么和谐,最后把相应的数据档案资料上交,一切搞定,万事大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凌远发现自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天赋一点都不比他做手术差,这种小视察,对他凌大院长来说分分钟搞定。

全tm是套路。

然而这回凌大院长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说好的领导呢?说好的视察呢?为什么自己傻傻的站在儿科病房里,看这个离子烫小卷毛的李副队哄孩子玩,还莫名觉得很开心?

 

孩子刚送来一天,很虚弱很敏感,护士给他挂水时总是睁大了惊恐的眼睛,但孩子却亲近李熏然,他认识他,这是来救他的警察叔叔。

李熏然坐在病床边跟孩子说着话,凌远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一点点微风吹得窗帘动了动,窗外没什么景致,但是,阳光正好。凌远觉得心里很静,好像有什么东西化开了。

真好看,像幅画似的。

 

“凌院长?你看什么呢?”

说了会话,孩子有些困了,李熏然给孩子掖掖被角,抬头就看见了倚在门口,目光呆滞,一脸痴汉笑还不自知的凌远。

 

“啊?那什么,让孩子休息吧 ,我再带你参观参观我们医院。”

凌远回过神来,李熏然和孩子道了别,两人离开了病房。

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医院,反反复复走过无数次的参观路线,一本正经的介绍,一本正经的回答李熏然偶尔抛出的问题,没有了刻意的吹嘘,没有了堆在脸上的假笑,凌远觉得今天的消毒水味好像甜甜的。

这个凌院长为什么老是看着我笑?嗯,不过,笑的挺好看的。李熏然不是没视察过,也没少见过视察的,他最头疼的就是打官腔,假正经,明明不对付还要假惺惺的一脸假笑你好我好,他宁愿去乡下蹲点。今天的李警官很开心,当他听凌远说“心血管”时就开心了,为什么?因为他说的是“心血管”,不是“我院有多项国家级重点课题,为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培养了一大批在国内外享有较高知名度的专家教授的心血管科”,李熏然不自觉的在心里给凌远打了个好评,这个人跟我还挺对付的。

 

一圈参观完,凌远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一刻了,刚好,也该回去给老爷子过生日了,至于这位李副队嘛,来日方长。

“不好意思啊李副队,今天家父生日,来的匆忙,刚想起里材料在家没带过来,明天我去警局送,方便留一下电话吗?”

“明天我再来医院看看那孩子,到时候我去拿吧,不麻烦凌院长了。”

“还是留一下电话吧,万一到时我不在又让李副队扑个空。”

 

十一点半,风驰电掣的往凌教授家赶,认认真真全神贯注的凌远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评论(4)
热度(30)
  1. 备份后花园暧雨落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暧雨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