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BE爱好者

 

【凌李/楼诚/楼方】不悔(第一部分·凌李·01)

 视频配文*有授权*

up主:@致力于产糖的锤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98125/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604819/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109967/

 

“我觉得烟花就像流星

当它从我眼前飞过的时候,我就可以许愿

许愿爸爸妈妈能够看见我

一直能看见我

你说会吗?”

 

“他们会在你心里,永远不会离开你”

 

熏然,你看到了吗,新的一年又来了,你挂念的这个孩子我把他接来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他很好,我也很好,可是......

我不想你在我心里,我想你在这世上

熏然

 

01.

深夜、挖掘现场、闪烁其中的手电光、惨不忍睹的碎尸块

正午、昏暗仓库、零星透过的阳光、面目狰狞的杀人机器

孩子,应该还有一个没有遇害的孩子

拉出隐藏在角落里的箱子,打开的一瞬间一个瘦瘦小小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孩子睁着惊恐的眼睛看着这个突然亮起来的世界

“别怕,没事了,我是警察”

欣喜和焦急拉扯着他的心“快叫医生过来,快叫医生过来,快”

“没事了,没事了”轻轻地把孩子抱出来,瘦小的孩子在怀里是那么的轻,不幸而又幸运的孩子啊,你一定要好好的,你一定会好好的。

 

猛地睁开眼睛,李熏然觉得最近为了破这个谜点重重的案子自己都有点魔怔了,竟然在梦里又把案情循环播放。最后一个失踪的孩子被救了,不过一定也给孩子带来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另外仓库里那些数字还指向不明,这个案子还有一些疑点。这样想着,李熏然挣扎着坐起来,阳光有些刺眼,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了,拿过手机解锁一看竟然已经八点半了,急忙穿衣服起床。

“妈,妈你怎么不叫我啊?这平时也得八点前到警局啊。”在警局可以独当一面的李副队在家里却永远都是李妈妈的小孩儿。

“李局长批准的!你一月不是好几天假吗?案子不也破了,这么多天人影都见不着,今天不上班了啊。”

“妈你别闹了,那案子还没结呢,我爸也真是的,还真不让你叫我了。”

李熏然风风火火的穿衣起床,刷牙洗脸,一口闷了餐桌上的豆浆,拿起盘里半凉的包子狼吞虎咽。

“着什么急啊,反正都迟了,别噎着。”李妈妈一脸无奈。

“不跟你说了,我走了啊妈。”李熏然嘴里嚼着最后一口包子含含糊糊的说着,一边穿外套,换好鞋,一阵风似的跑没影了。

“这孩子。”

 

一向兢兢业业的“令人发指”的李副队竟然迟到了,这令警队的大家都略感诧异。大案刚结队里充斥着高兴的气氛,迟到的李副队被七嘴八舌地吐槽了几句“扣奖金了,扣工资了”,李熏然笑着,抱歉、对不起说了一箩筐,打趣归打趣,转身大家就又各自做着手头上的工作了。

李熏然仔细研究了那几组数字,翻了很多资料仍然没有头绪,又想起审讯时孙勇的表现,为什么一个对杀人的事供认不讳的人,却一口咬定他不知道这几组数字,虽然不排除队长一开始说的是这个变态杀人狂胡乱写的这个解释,但是李熏然总感觉这几组数字没那么简单,背后一定代表着什么,想起最后队长和自己一样若有所思的表情,李熏然决定还是去局长办公室走一趟。

料想这个时候办公室应该只有李局长一个人,李熏然推门就是一句“爸”,李局长瞪了他一眼,李熏然讪讪地笑了两下立马改口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句“李局长”。

“来做什么,李副队?”

“是这样的,杀人机器案的现场发现的这组数字我觉得不简单,应该找几个密码专家来分析一下,我感觉这背后一定代表着什么。”

“和你队长说过没有,他的意思呢?”

“队长觉得有可能只是犯人胡乱写的,不过也同意我的想法。”

“以后记得一些事让你队长来和我谈,不要整天冒冒失失的,材料放这里吧,我之后会找人处理的。”

“爸...我...”李熏然还想解释些什么,却被打断了。

“对了,最近警局对各大医院进行例行的视察,我刚打完电话,这样,你去第一医院本部找凌院长。”

“爸,我是刑警啊,视察什么的你还是让别人去吧。”

“刑警怎么就不能视察了,还有你昨天不还跟我说想看看救出来的那个孩子的情况吗,孩子就在第一医院,去视察,顺便看看孩子安抚一下,赶紧去。”

“唉,知道了。”李熏然知道推脱不掉也确实想看看孩子,回队里带了证件穿了外套,就径直开车往第一医院去了。

 

潼市是个小城市,第一医院本部又是离警局最近的医院,平日出警大小伤员多,与第一医院也来往颇多,这位凌院长的鼎鼎大名李熏然也是听过的,十几分钟的路程里李熏然认认真真的搜索了脑子里关于这位凌院长的信息,“留学归国的高材生,远近闻名的‘肝胆第一刀’,大力推行医疗改革毁誉参半的冷血院长。”

怎么想都不是好打发的主。

 

 

这天凌院长难得的给自己放了个假,因着是凌教授的生日,一家人团聚,欢声笑语的准备着丰盛的生日宴,凌夫人也难得的招呼凌远一起帮忙做饭。凌教授在客厅里看报纸,抬起头看见厨房里忙碌的老伴和儿女们,眉眼里都是笑,所谓的天伦之乐就是如此了吧。

叮铃铃。。。

凌教授起身去接电话,自家的座机早鲜有人问津了

“喂,凌教授吗?我是医院的小金,凌院长在吗,他电话没打通。”

“哦,金副院长啊,他在,你稍等我给你叫。小远,小远,金副院长的电话。”

凌远一边答应着从厨房走出来,一边用还系着的围裙擦着手,接过了电话

“喂,我是凌远,怎么了?”

“喂凌院长,刚才李局长来了个电话,说局里来领导视察,你看这......”

“我不是说了吗,今天我爸过生日我什么都不干,你怎么还把电话打到这了。”

“凌院长啊,这视察也是每年例行的,你不来说不过去啊,你看咱们和市局平时......”

“好了,我知道了。”凌远皱着眉,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爸,我.......”

“快去吧,医院的事要紧,还回家吃饭吧?”

“一定回来,十二点前一定回来,对不起了爸,这会儿不能陪你了。”

“说什么对不起啊,都是自家人,别太着急了,开车慢点,等你回来吃饭。”

“知道了爸。”

凌教授越是这般的理解自己,支持自己,凌远的心里就越发的不是滋味,他受了凌家太多的恩惠,却连一份平常的孝心都进不到。出门的时候凌远似乎听见厨房里凌夫人的微词,心里的难受便又增添了一分,但他又有时倒希望所有人对他都像凌夫人这样,“我们没有对不起你,更没有对不起我们自己,我们不欠你的,你也别图着谁会对你好。”

轻轻叹一口气,开车往第一医院去。

“领导,什么时候来不好,非得今天,你大爷的。”


评论(4)
热度(35)
  1. 风从窗前过暧雨落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暧雨落 | Powered by LOFTER